第129章 讨吻(1 / 2)

黑瞎子是真的没想通,那个向来眼里空无一物的张启灵,竟然能够给一介怪物如此的褒赞,该不会被洗脑了吧?怀揣着这样的想法,他就这么想要扭回头,可一股熟悉的蛮劲,又将他的羽绒服后帽揪了起来。

背朝地,往后倒的惯性,使得黑瞎子下意识挥拳,估计是创伤后遗症了,他到现在还以为,自己所面对的是那个能将自己一举甩飞的衍卜寸。

所以,当黑瞎子看到张启灵的时候,明显收了力气,也就是这么一下,瞬间给了张启灵再度揪起他前行的机会。

“哑巴,我不是残废,我能自己走!”黑瞎子的鞋跟,在被迫凹陷下去的雪地,留了两条清晰的拖拽长痕。

可张启灵似乎根本不担心自己对黑瞎子生拉硬拽的动作,会破坏掉刚才那只怪物,用尾巴好不容易铺好的一层雪地,也可能,是他这个人早就预料到了什么。

黑瞎子的呼喊没有得到张启灵的回应,而这个掌心全是破裂水泡的哑巴,自始自终,都在用不容置疑的力度,拽着自己前行,有种,生怕手中人跑了一样的感觉。

想到这里,果然异象应黑瞎子所猜测的那样,与他们隔了二十多米的裂谷,猛然窜出了无数的红线,它们像有生命般,共同摇曳在长白山的风中舞蹈。

又在如纺锤般,密密匝匝地将彼此叠抑,最后,一张铺天盖地的捕网,出现在了黑瞎子面前。

似潮浪,

其长,贯穿天地,其宽,横扫千军,

体积大的令人窒息。

黑瞎子猛吸了一口冷气,灌的喉咙里突兀得凉,在他的墨镜上的映影,能清晰看到,这块足以遮盖半个世界的网,正在像蛇彼此缠绕般,拧成了一股绳。

“哑巴…你不会是想联合它一起,杀我灭口吧?”黑瞎子咽下喉咙里冒出的气腥劲,问了个根本不可能的问题。

张启灵终于听到他的话,停滞了脚步,他的头转向黑瞎子惊愕看去的方向,可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却依旧空无一物,只有绵延的长白山所积压的新旧风雪。

张启灵平静的道,“它。”

但黑瞎子肯定他是在询问自己。

在张启灵话落的瞬间,那巨大的红绳已经率先向黑瞎子发起攻击,它的庞大,并不影响它本身的灵活。

红色的长绳,犹如一只已经挑选中猎物,而腾越的蛇般,直接将头砸向了地面。

黑瞎子紧急将双腿岔开!!!

等没有感受到疼痛以后,黑瞎子才缓缓睁开了眼,虽然这雪又扑上自己一脸,但他觉得这比起刚才,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黑瞎子看向胯下的绳子极速地缩了回去,又开始清理刚才打出来的沟壑,看起来并不打算理会自己,逃离危机的黑瞎子,终于是舒了一口气,他有些感激的看向张启灵,不偏不倚就多张启灵这一步,自己的后半生幸福,终于是保住了。

但张启灵正紧盯着地面上,突然出现的奇特凹陷,他的耳朵在告诉他,这里只有山巅寂寥的风声再无其他。

可他的眼睛却告诉他,这里,就在这里,在黑瞎子的双腿间,一个不知名的生物,在自己看不见的情况下,对黑瞎子发动了攻击……

黑瞎子将右手晃了晃,对上张启灵的视线,发现对方眼中的迷茫也太明显了。

“你看不到它?”黑瞎子比划着,不信邪的接着问,“那堆红线拧成的绳,一点都看不到?”

张启灵点头,“嗯。”

得到答案后,黑瞎子感觉对方攥住自己帽子的劲,因为感受到危险气息而越发加重。

“但是,你能看到它攻击后痕迹?”黑瞎子指了指差点让自己丧失后半生幸福的凹陷。

张启灵这回应的比前面快一些,“嗯。”

他迟钝的回答,几乎让刚脱离危险的黑瞎子笑出了声,这反应,不知是被眼前人的天然呆给气笑了,还是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“我给你描述一下,那东西是一堆红线,缠在一起的时候,会变成一根长绳,这力度你也看出来了。”黑瞎子觉得自己坐在地上讲解属实尴尬,于是站起来,推了把张启灵往前继续走。

黑瞎子解释着,“它们是我在衍家的地盘上见到的。”

可张启灵却忽然想起了什么,“看过。”

“哪里?你在哪里见过,为什么现在看不见了?”黑瞎子问的有点多,让张启灵不知道挑哪个先回答。

张启灵摸着自己空落落的胸口,那老者所给的红玉珠,已经一同和衣物转交给了张祈灵,“牢哀村,珠子。”

当时跟防护罩一样遮盖住村子的红线,自己可是记得一清二楚。

“谁给你的?”黑瞎子心中萌生出了些许猜测,拥有这种东西的,也许有三个合适的人选,大约是都同为鄢家人的他们。

不过,张启灵却不知道那个看管古董铺的老者究竟叫什么名字,所以,他用那白皙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左眼,“不知名,瞎眼。”

随即,张启灵的神情突然严肃起来,几乎在几秒内一下拉住了黑瞎子的胳膊,窜进了山上的一处避风窝,凌乱的脚步传入黑瞎子的耳朵里,他轻微冒着头去观察。

本小章还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

最新小说: 清穿之种地日常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团宠幼崽有一支神笔 穿七零怀了龙傲天男主的崽 天与暴君的妻子每天都在想什么 总有废物想抢我师尊 鬼知道我是怎么追到的5t5 六零之杀猪匠的早逝闺女 皇后她没有心 七零夫妻回城日常